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08/06/2009星期一)

許家屯在美國接受星島日報
記者訪問談六四
平反六四遊行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64的漣漪
誰會在自己胸膛開槍

二十年後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有十五萬人參加,今年多了一批稀客內地同胞,近年內地的愛國遊行集會政府並不鼓勵,有組織的群眾聚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今天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可以說不和不高興,無須發動人民力量到領事區顯示國民愛國一心。

六四的真相,美國今次是高調參與要求中國公開,國會並把六四列入國會議程,議員投票幾全部讚成要向中國施壓,但沒有叫平反六四。

早前我也寫了數篇談六四文章,仍是不讚成平反,秋後算帳,偏離客觀的探討,今次多了「外國勢力」的介入,更令中央覺得「事不尋常」,前天星島日報在美國訪問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他是因六四事件的迷茫逃到美國。

許家屯認為六四是段複雜的歷史,此時不具備平反的條件,須交給歷史解決,他還指出民主並不是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中央當時對廣場抗議的學生做了很多的疏導的工作,包括和學生多次的對話,卻沒有得到恰當的報導,政府內部確實存在官僚主義,共產黨內也分為两派。有些人要求平反,不能說不對,因為他們確實是受害者,親身經歷這段歷史,其中是非十分複雜,對於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他們的遭遇可以理解,不過人要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控制。

六四事件應如何解決,許家屯坦言,現在解決不了,大家立塲不同,意見不一樣,不是一方或两方,而是多方。六四事件唯有交給歷史解決,形勢在變,中國在改革,只要不斷改革,不斷進步,就增加解決這個問題的條件。

記者問他離開中國20年,是否想要回去看看,他說這個必須順其自然,條件成熟就可以回去,如真的要去也不是不可行,可以製造事件,到大使館鬧,不過鬧了也不一定能解決問題,還要多為人著想。

後段似是在批評吾爾開希早前到澳門闖關,說自己想回國見家人,他是六四的通緝犯,今次是自動投案,澳門政府可以把他交給中央,最後還是被拒入境。其實今天他若然要回大陸,當年能偷渡出境,今天也可用此法回去,無需要黑夜冒生命危險坐大飛,只要花錢自可來去自如,今日神州大地,財可通天地。

另一當年的學運領袖柴玲,在美國國會山莊的六四悼念會中,捐出一百萬美元支持平反六四的費用。

柴玲和吾爾開希隨著「美國之音」的高調行動,未必有助盡快了解六四事件的真相,未到平反地步己有「秋後算帳」,香港資深文化人古德明,有專文直說温家寶也是六四屠城的幫兇,看後也知甚麼是民主白色恐怖,他是在香港這個「安全島」上,用筆桿屠城,看了也令人心寒。

古德明說﹕「中共拜官原則,温家寶肯負趙紫陽,利之所在,所以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對他青眼有加,論錢財,温家寶絶對不惜負國,論人命,温家寶政府同樣不惜負國,他能負趙紫陽,肯不負國乎,假如不是道德標準變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高級導師蔡子強等有識之士怎會爭相推崇温家寶仁厚慈祥沉毅果敢。」

當年六四知情者尚餘李鵬還在世,把他揪出來,是否六四事件就可以水落石出,也可否到鵝頸橋找一位問米婆扶乩,請鄧小平再到陽間,來過大逼供,軟硬兼施,讓他一人孭晒飛。

李卓人也開出條件,當年他北上所帶支援學運的200百萬元捐款給沒收了,若六四平反,錢要交回。

趟紫陽撞板在前,要家温家寶步其後塵,把槍放在自已胸膛上扳制誰會幹,六四平反是另一場大災難,將血光不斷。

作者﹕網主   08/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