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發財是過年口語金句,這幡是掛在維園內,智能雙鼠在拱手向遊客拜年。影片是維園年宵花市和民間賀年活動,也有真鼠在現。

恭喜發財是過年口語金句,這幡是掛在維園內,智能雙鼠在拱手向遊客拜年。

維園年宵花市揭幕第三日到臨,同日共進場兩次,一在白天(左圖)一在晚間(右圖),人流持續疏落是數十年來參觀過維園所有活動和展覽最少人的一次。

直望無阻隔我是入場孤客,今年無乾貨攤位是破格。

蘭花雖是高價花,實至名歸是美和耐看。

燈下桃花頗浪漫,買不買則難說。

大波波竟是菊花,是否新品種。

棚上美女在弄花,艷顏輝映桃花紅。

花兒像人人像花,維園看如詩如畫。

當時得令沙田柚,上妝轉身為福有(柚)。

麻雀壓揮春待墨乾,應對過年假日開枱打麻雀是必然。

東方日報附送的揮春,飲完早茶把報紙一併送給鄰枱客。

維園年宵主場旁這個大大宏觀的吹氣堡壘,是兒童玩樂的反斗城。

點擊以下圖片連姞上一個鼠年文頁

愛年說

團年,賀年,拜年,年年有餘,年晚煎堆,年晚錢飯後煙……。

年復年又過年,豬年是可憐(年),十二年輪流轉明天年初一生肖大聖到臨是鼠,時勢委英雄,個多月前老鼠是坑渠穢生物不滅不休,近日媒體和風水師都把鼠華麗轉身稱之為福鼠,吉鼠,靈鼠或金鼠,「過街老鼠」竄逃和收歛,好讓港人有一個歡樂年。

迎年傳統文化冬至過後陸續浮現,網絡看全球華人迎年風俗除舊迎新但各有風俗賣點,辧年貨仍是國人的傳統,年宵花市為新年塗紅上脂,維園年宵多年都有到臨,只看不買也是賞心樂事,今屆維園花市冷冷清清看到心驚,生活至今到維園參觀過不同形式的展覽和活動,人流之少是本屆年宵,當天是年宵揭幕第三日,飲完三點三下午茶才入場,觀花一會兒後到中央圖書館打書釘和看報紙,報紙閱讀室則擠滿了人,臨近晚飯時天黑黑再到維園未見人多。為免一宵激起示威潮取消了乾貨攤位,但仍有美食檔在場,園內示威核心點旁的草地,架設了一個吹氣大浮城十分觸目,用作招呼小朋友。

年尾街頭必見賀年文宣是即席揮毫書寫揮春和對聯售賣,維園年宵也有民主派攤檔寫揮春給遊人,有傳統運財福句也夾雜暴語和自行砌字,街外有宗教圑體派揮春,耶穌也來拜年為信眾祝福。

飲早茶買的東方日報附送兩張揮春:「鼠年好運」和「財源滾滾」,字下有卡通福鼠左右對照是招財鼠,幾天後蘋果日報在報頭印有送揮春告示,沒著意打報紙釘看其內文,東方日報所送的揮春也連同報紙,飲完茶後一併送給隣枱客。

以前謝灶日(為官在十二月二十三日,庶民在二十四日)關始,窗外日夜都會飄進鑼鼓喧天的樂聲,是舞獅圑在開篷車上沿馬路敲擊遊走為街坊賀年,車身大有人在舞動獅頭,今年不見不聞。

特區政府取消維港煙花滙演也要思量充喜活動,天未必從人願,這幾天武漢新肺炎終進襲香港已有兩宗確實,避人群聚集花車遊行和賀歲杯足球賽要取消,年初三賽馬不停。海外華人和在異鄉工作春節回鄉探親是年度盛事,武漢已封關對外公共交通停頓。澳門政府已取消所有賀年活動,若再異變也會把賭場關閉,武漢新肺炎是否惡如沙士或會超越尚未知,與冬季流感同臨非同小可,早茶的同枱客,多人都打算在新年外遊,內地是最平春遊,交了旅遊費去與不去難取捨。

街頭多見了殘肢乞丐,更有皮膚腫脹發紅,有心人一定會給錢布施,另一個年風是曬衣物,自家曬鴨味和柑皮,發生疫情的武漢街市有賣野味,網上圖片有店主拿著一隻活竹鼠招客,吃鼠年前曾試過,年度中環海濱美酒嘉年華首次吃鼠肉是已調味的袋鼠肉乾,老鼠仔浸酒在街頭散貨場仍見有售,街市買到的田鼠媽媽是用來煲粥,白老鼠是科學家在實驗室校非物,倉鼠有人作寵物,小時的老鼠偶像是米奇老鼠。

當下過年只做一樣應對事是包利是。送迎生肖鼠網誌有寫文章記載是2009年鼠年除夕上載,已記不起當年事,用詩結尾:「…崔護重來十二年,團年之日望君到。」

24/0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