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東方日報有兩天報導大麻新聞,香港是罪聞,加拿大是趣聞,大麻花本無罪,未知是花落在誰家,也引發我今次網頁的放題。

(上圖)
粵語片主角謝賢遭朋友在給其品味香煙時混入鴉片令其上癮受控,吸毒要花錢舉債無力償犯法求財。
(下圖)
東華三院勸人戒煙的文宣「人定勝煙」。

幾年前的雜誌是香港大麻通史。

2014年這位香港大學學生在宿舍種了七棵大麻被告上法庭。

溫哥華明報附贈的周刋,大麻在香港定性為毒品,美國和加拿大多州定為良品。去年泰國立法在家抽香煙也是「家暴」,二手煙是毒氣。

溫哥華街頭婦女界舉辦的平權運動,圖中兩位背向女士已裸脫上衣,但中間的那位女士仍守著底線,坐地男士給她打賞「大麻」,女士不以為然或誤解,自我迷失也隨波逐流。

早前到溫哥華在一所大學的社區學院旁的公園,見有青年群組在吸食水煙,工作上見有吸食水煙是在堅尼地城垃圾焚化爐任職二級電氣監工,一位助理機器督察吸竹筒做成的水煙槍,廠內很多年輕同事吸煙因煙是免費,海關緝獲的走私煙送到焚化爐燒毀,終有漏網之魚被同事執到寶。

去年底加拿大大麻可以普及化,十八歲以下仍是禁果。

 

「光復大麻」群組用選票打出名堂,政治正邪難分界,華人傳統思維了解「鴉片戰爭」,不想鴉雀無聲反對在區內開設大麻店,去年十二月開始,港式奶茶,叉燒包,蝦蛟可用大麻調味但要註明。

香港已有議員提出禁售電子煙和加熱煙,早前在深圳會展一個搭單展覽「電子煙」,見到的電子煙有十二種煙味可當場試味。其名有「冰鐡觀音,青檸西柚,綠豆冰沙,酷爽藍莓,香芋雪榚………。」等等。

在溫哥華圖書館打書釘看我最喜愛的台灣作家李敖「陽痿美國」,旁邊有書「煙味,至愛」,新冠肺炎下人人都少出街自我隔離,年青人解悶有AI,夜來不停有煙味從窗門透入,來自下層多戶人家甚至三更半夜,煙味是吸煙者的至愛,浮生至今沒吮過一啖煙,二手煙是驅之不散。

大麻醉煙

去年會展的美食博覽,售賣加拿大冰酒的檔位派贈脆皮花生糖,並可試飲各類美酒,一華裔女店員與在試飲的港男對談,讚港人識飲識食,生活享受有品味,自由度更超過加拿大,拿著小杯在品嚐美酒的港男問自由如何定界,華女說在加拿大不能在公眾地方飲酒,甚至在酒吧的門口,便利店不准賣酒,駕車時不能用手機,她說在港乘的士時見司機的前位放置幾部手機,只單手操控軚盤,幾部手機屏幕亮著有人與司機交流問路,她一路坐一路驚,男士輕輕提問對方食過大麻未,女士說試過但不明香港為何視為毒品。

上月警方在新界破獲一所大麻種植場,主犯是英國人曾在港任職教師,女友是港人,大麻估計市值2百多萬元,屋內並查獲有大麻糖果和菓汁,主打是吸引年輕人在網上交易,大麻是綠色植物要生活在陽光下,這所大麻場是在村屋內,若在戶外種植不是環保念頭路人都知道是製毒,室內只需裝置大量強光燈,大麻也如沐在陽光下枝葉茂盛。

加拿大年前把種大麻落戶到有需要人家,若家中有病人要用大麻作藥用(嚴重痛症或深沉抑鬱),以毒僻毒屋內可種植限數量的大麻枝,超出會被檢控,去年十二月更進一步放寛可把大麻作美食,但要標明是含有大麻成份,不准售予十八歲以下人士,其實早早已經有人偷偷售賣,有年輕港人作旅遊手信帶給同輩,去年底我到溫哥華未遇到,但在一所大學的社區學院附近的公園,見到有青年在吸水煙,前兩年在香港一商店見有大麻啤酒出售,曾買回家試味不覺神奇,有些被提取的大麻素香港不禁。

加拿大多年來民間都有舉辦大麻日,在政府所批准集會地點參與者都放心「追龍」也不會被拉,犯罪集團在室內用強光燈培植大麻,警方破獲多宗都是得到電力公司通知,小戶人家用電量大大上升又不向電力公司求解而電費照交,賊性難改用偷電方法電力公司不知用量,後來電力公司改用智能電表,偷食者未能抹嘴,你有計我有謀,在屋頂裝置太陽能板,正邪難分界。年前影星成龍的兒子在內地吸食大麻被捉,坐完監終打甩毒癮。

媒體常播出政府的溫馨提示要遠離毒品,有議員提出電子煙或加熱煙要禁售,年青人好奇心癮不易撫平,可能由吸小毒變為大毒,小時居住的唐樓梯間近天台位,常有道友在吸白粉(鴉片),用鍚紙摺成坑條狀傾入白粉,鍚紙放在燃點的蠟燭上加熱,粉化成煙霧,吸毒者口含一枝短飲筒在煙霧中吸吮,一陣子把先前頽廢外觀成龍虎門。

工作上曾見到大批戒毒者是在機電署醫院組任助理電氣督察,到衛生署九龍區公共門診巡視電機裝置,見到大堂有多人在等服用美沙酮助戒毒,另一次工作上見有多人躺地在吸食鴉片,是時任華探長韓森所包庇位於土瓜灣屠房旁的民居,我在現場是裝置簡單的電燈,向電力公司申請電力,不用靠火水大光燈照明。

疫下煲電視看到一套多年前的黑白粵語片,主角謝賢遭朋友所贈的香煙混入毒品而上癮,受牽制而犯罪求財吸毒,近乎全片他的打扮都是頹廢污垢滿面,尚好終能自我反省去掉毒癮,我的舅父也曾是吸毒者,前後判若兩人,最後能戒了毒不成為終身罪人。

05/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