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日早上街頭燒味店一如往年,有拜山群組訂購金豬祭祖,排隊斬料買白切雞,燒鵝和燒肉一併作拜山用。路過紙札舖見門內外都掛了藝術手作栩栩如生的生活仿製品,中西美酒還有三文魚剌生,塵世消閒娛樂的天九牌,啤牌和麻雀都有,唯欠缺是口罩,塵世灰飛煙揚疫暢不會波及往生地。應節的清明柳不見有售。

清明節日街頭的公園所見,老,中,青,小可娛樂,健體和球類的設備都被圍封,只能散步或閒坐。

清明節日只拜了半個山,一所私人龕場閉關,因要乘搭火車可作本地遊疫下抒懷,圖片是上水火車站和火車廂內,清明這天也是公眾假期無山拜也未見人流,「無無明亦無無盡,當下人畫皮還要蓋口罩」。

這所位於屋邨內的拜山圖書館是年度有兩次會踏足是清明和重陽,去年是清明節日後三天,圖書館很多人,多是銀髮族街坊在看報紙。

在鑽石山拜完山沿山路下山,到彩虹邨內這所冰室飲3點3下午茶,彩虹邨有深深家中可回憶的住事,兄姐中所申請到的公屋是這間最高端有自家廚廁,另外其它已婚兄姐住的屋邨是徏置區,包括黃大仙,老虎岩,慈雲山,牛頭角等都沒有自家廁所。奶茶和西多士20元買單,去年今日此冰室是沒人戴著口罩,客人近坐親親和和,疫下老街坊也不敢走近。

圖中的外傭是三人行合例,南亞裔人認為吃香蕉可助抗疫,希望如其所言我天天也有吃蕉。

今年是陰陽禁聚的清明節,去年有關清明事是到亞洲博覽館參觀科創版「清明上河圖」(左圖),稍後離港到溫哥華,在這間素食店(右圖),門內外都貼有「清明上河圖」的畫,原畫長5米是中華文化的精品藝作。近日亞洲博覽館被用作檢疫中心,清明何日重臨問句天。

屋邨內的富山圖書館疫下閉館,大叔消閒要在戶外,禁聚令置於腦外,在富山更要發財。

陰陽禁聚的清明節

疫下的禁聚令紅白事都受到牽制,減少人多共聚是防止疫情擴散的核心守則,清明節日拜山我要到兩處一公一私的龕場,公家限人流,私家是大大的道觀關上門暫停開放,事前無在網上探路吃了閉門羹未至自討苦吃,因要乘坐火車可作本地旅遊,清明前幾天也有約在旺角吃飯,疫下也要苦中抒懷解困,逛完旺角步行到深水埗黃金和鴨寮街。

街頭燒味店外的長枱放有多隻待拜山的金豬,人龍在排隊買燒肉或雞鵝作祭品,紙札舖門內外都掛了藝術手作栩栩如生的生活仿製品,中西美酒還有三文魚剌生,塵世消閒娛樂的天九牌,啤牌和麻雀都有,唯欠缺是口罩,豬嘴和消毒用品,我們用酒精追殺新冠肺炎細菌,細菌是另類共存在大自然的生物,罪大惡極回歸地獄會否被終生囚禁,或使其轉化為季節性流感再重生。

政府溫馨提示為避免人群過多聚集,呼籲孝子腎孫不可在正日拜山可提前或押後,留得青山在必有得拜,傳統習俗少有家庭會提早拜山,除非是年度剛逝的至親,才提早或在正日拜山使其能安息入土。

龕場內人流相比去年清明甚至重陽都少得多,大家都很自重未見有超越四人幫群聚,食環署有職員穿梭在各樓層巡視,水靜鵝飛最到位是上水火車站,快閃經過眼及大堂內也不足十人,入閘機上的屏幕給紙蓋著未能顯示餘額和收取的車費,紙上寫出因機件遭破壞待修,去年重陽節粉嶺火車站大堂被焚要暫停服務我只能另路走。

日前政府再延長禁聚令,清明日天文台天氣預測當天會有狂風陣雨,起床時雖是天陰一直都無應節雨「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臨近黃昏見有彩雲,香港雖小但區區天氣常有差異,上天有好生之德,可能所有拜山的一帶一路都在雲端打傘,疫下港人幾斷魂,尚好清明沒有雨紛紛,否則在墳前淚水和眼淚難分。

日前政府再延長禁聚令,望不至去到重陽,政府提議虛擬拜山在網上向先人致祭,一向話問心就是考,清明日千重山也不會有阻隔,上不到墳也可在家默念心靈必有依附。

拜完半個山有多餘時間,上山是乘車下山踱步打算去飲3點3下午茶,一年會有兩次到臨的拜山圖書館也落閘,與住處的圖書館同命相憐,春節過後曾有幾所大圖書館略有喘息開了幾天為愛圖書館者安撫也未能持久,戲院和娛樂場所都被禁足,圖書館要陪葬。

生死有命走也終須走,長命百二歲是否人人能安心立命至最後一程,佛系輪迴轉世投胎再為人是尚未成正果,能得道者往生是到另一個世界不需再在滾滾紅塵打渾,在天堂才是樂土能親近上帝。清明是古人民間大時節,「清明上河圖」是中華文化藝術精品,去年曾見過兩次,在溫哥華一間素食店內外貼有仿製漫長全畫,另一次在亞洲博覽館是AI 科創版,在源創畫把人流的水陸生活變成動畫,這個清明節亞洲博覽館被徵用為檢疫隔離中心,加裝了臨時隔離室,是當下「清明苦難圖」。

11/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