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_)步出火車站見馬路對面新裝了一個旅遊地標「蝴蝶山徑」,一群人正下山不是為看蝶而來,是在道觀內拜祭完的出口,新冠病毒下分流措施,門大開只能入,出口在另一方是蝴蝶山徑。

(下圖)「上善若水」上水火車站幾無人,水從何來,下一站兩個往國內關口「羅湖」和「落馬洲」都因新冠肺炎而封關。

道觀山後峰頂這個觀景台,涼亭內寫有道教經章「上善若水」,在大嶼山寶蓮寺外有心經簡林,偈言「色即是空」,重陽節登高此地遠山含笑是矗立在其路徑上有一間連鎖快餐店「大快活」,滾滾紅塵快活無永恆,快活一陣得一陣……。

 

重陽登高站在觀景台,遙望遠處曾是一片片綠草如茵的農耕地,今天成為石屎森林,熟識的標記是一間連鎖快餐店「大快活」,拜完山臨近黃昏飲3點3,大快活店內求小快活,咖啡西多士25元埋單疫下重陽又溜過。

同有所求各司各法,這位登入龕場的女士,言行一致拿著掃帚登高掃墓。

 

在巴士窗外見到一個掛著大水包的直升機往來,重陽節午間新界多處地方都有山火,燃燒至午夜才被撲熄。

紙札舖有單車手作品給掃墓人,街頭被棄置的單車另有歸路。共享單車已不存在香江。

重陽節連續兩天假期,掃完墓有時間作本土遊,電視新聞單車徑大塞車,坐的巴士由粉嶺至沙田沿海或車路的單車徑車流不絶,今年多年家庭單車一家樂。(右圖)是二十多年前我一家四口在沙田踩家庭單車,今天車款無大改變,疫情下小孩要戴著口罩未能直接與大自然「口交」。

非享受家庭單車樂,媽媽在接孩子放學,持家勞苦不自覺。

重重陽光本土遊  

本月內有多個節慶,唯一必外出不是作慶是重陽掃墓,清明節當日是新冠肺炎爆疫期,私營的道觀龕場閉館,公家的如常開放,是初次吃拜山閉門羹,行前沒在網上預覽疫下警覺性不足,我行我素隨遇而安,今天不成有的是明天。

可能是正日又是雙飛假期重陽疊上星期日,初十星期一是補假,公私龕場都有很多孝子賢孫在祭祖拜念先人,重陽節拜山我家無此風俗,多年來我都是獨行者,也沒帶任何祭品也沒上香,唯一是帶了一堆小毛巾,濕水後輕抹打亮龕位上的先人像,其中姐夫的龕位高高在上,要用傘子把桿拉出把毛巾掛上才能抹塵,旁人見我在室內拉傘以為是家規,合掌三拜口誦經文也就拜拜,無盡思念天上心間。

街頭所見和所乘的公共交通巴士和火車都有很多人,風和日麗秋風送爽無墓可掃者是郊遊好時光,由上水至沙田沿海的單車徑和山路都有很多單車來來往往,是另類無消費的本土遊,吃完早餐看過兩份報紙再到公園做運動才登高,一併開著收音機會否有大塞車要改路行是近午飯時份,公園擠滿了人,最亮麗的景觀是一大群亞裔女士,除罩上粧美顏,對著手機自拍載歌載舞,樂在其中偶然忘記限聚令和社交距離除罩交談,露天地方情有可原無必要太執著。

單車在路上奔馳,天空竟也有大鳥飛翔,抬頭望才知不是好現象,一架直升機吊著一個大包囊是貯水袋去撲滅山火,來來回回見過幾次,媒體說是拜山點香燭和燒野草惹的禍,特區政府節前已在電台發出提示,小心香火和把插花的瓶子積水清走防蚊患。在鑽石山的公家龕塲外圍山頭是土葬墳場,見拜山者有帶備元寶桶作焚化爐,沒帶桶者燒完元寶用水樽淋熄火尾,山頭樹多籮籮,樹多必有枯枝,十人生九品,如何喚醒防山火。

公私龕塲都改用單向人流控制,不能自由行門大開只能入,要出從另一方出,我仍有風雅拜完山去登高,道觀外有山路連接蝴蝶徑,今年多了一個新地標旅遊牌,是步出火車站時才見到,寫上「蝴蝶出徑」並有蝴蝴配圖,一山還有一山高,離開道觀沿上山路到峰頂,也是多年都在此登高,遙望遠處曾是一片片綠草如茵的農耕地,今天成為石屎森林,沒脫下口罩上山時有點累,山前山後的私家墳地有人在拜祭,口罩可阻隔香火煙霧入喉舌,進入道觀龕塲時見有一女士拿著一把新掃帚和祭品,十分神奇的拜山物,可能如我用作雨傘為高處手不觸及的龕位抺塵,或者是到後山之私家墳掃墓。

上山分叉路有標示方向的旅遊牌「觀景台」和「蝴蝶山徑」,蝴蝶山徑的蝴蝶是稀客,山上吹來不是清風,是夾帶著有刺激味的爐香,路邊花香被染沒。行完景區到火車站下一程另一個山是鑽石山。

晚間電視新聞今年重陽山火處處,另一個點綴本地遊的「生聞」是單車徑大塞車延至行車馬路,多了四人座位的家庭單車,今年單車風景不一樣是沒有共享單車,單車出租店終守得雲開見月明,平租一整天才20元,家庭單車百元有找。

31/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