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踏足中央圖書館才知尚有數分鐘便關門,看書一刻值千金,不等升降機到臨,乘扶手電梯上,見到中庭天花掛了新的長幡,原來第二屆圖書館節剛在前天結束,疫下主菜活動多是綫上舉行過後可重溫,仍可感受到圖書館甜蜜蜜的書香。

(下圖)是晚上九點鐘的維多利亞公園,已搬走的龍門已歸回原位,十二月的工展會在此舉行,雖未一鎚定音但聖誕節快臨苦中作樂要實行。

萬聖節當晚曾到蘭桂坊快閃遊,所見歡情暫去掉疫鬱,良夜苦短凌晨兩點所有酒吧必要打烊,歡樂無永恆,無謂等……,開心一陣得一陣。 

美酒佳人今宵更珍重,良夜不長久,新冠病毒疫下法例限定兩點鐘打烊。

路人熱愛此對男女的溫馨紛與其合照留著實體回憶,(右圖)同一手機拍相,接著另一位美女與其合照,回家在電腦看竟有此「鬼相」,沒有P圖原相上載怪不怪。

 

此Cosplay 男以恐佈閙鬼,身上塗了血彩,尚好沒散出腥味,是多人與其擦卡的活圖騰。

親子樂無邊界,騎膊馬高人一等,小孩可透觀滾滾紅塵萬聖節陰陽無分界。

看鬼有所得著是此酒吧掛出的嘩鬼是在一幅佛在世,輪迴得道的相片前。佛系「天魔嬈佛」不成事魔被正身成為菩薩。遠山含笑回頭是岸惡離肉身。

越夜越精彩,警察開始人流管控,我不是品酒客也無伴同行到過就算早早離開。

今夕何夕醉花陰,萬聖節下投身作酒魂。防疫專家提議飲酒要戴罩,飲時才拉下,苦酒滿杯點滴入愁腸。

第三波新冠病毒下罩不離身,美女背後的酒吧嘩鬼也作口罩cosplayer。

疫下今年蘭桂坊有老有嫩同行,及時行樂不離口罩護身。

鬼域下的蓮花是這對日本女優。

 萬聖聊齋

年曆可一眼看到四季套紅公眾放假日,才過去的十月是僅次於一月和四月排第三,十月份有幾個港人節慶,十月一日國慶,翌日是中秋節補假,雙十是史記,近月尾是重陽節,我竟遺漏是墊月底31號的萬聖節,也是新冠病毒蹂躪下奇趣的本土遊。

中國人談鬼事都說「大吉利是」,走鬼不是三十六計,避無可避再者番鬼文化另類解讀聊齋,香江是華洋文化雜交的創始地,萬聖節的歡樂場景在香港,溫哥華,美國和深圳都體驗過,街頭所見自投所好扮鬼扮怪在求看者笑,張口叫拍張照。

萬聖節當晚我到蘭桂坊小遊,也有扮嘢是戴住口罩木口木面,第三波疫情下,區內的商場中庭沒擺設萬聖節飾物,住處幾間酒吧只在門外掛了南瓜燈籠但內座客疏落,今年不及去年一半旺場,酒吧外沒加放露天座椅,啤酒妺芳踪渺然,唯一有應對萬聖節出售飾物是百佳超市,主打客路是小朋友,日間街頭見到有在讀幼稚園的學生,媽媽或外傭接放學,有些是穿上萬聖戰衣或只戴著鬼面罩替代防疫口罩。

蘭桂坊人流穿梳不息如往年,我到得稍早警察正搬動鐡欄和展出路牌作人流分路指示,所有酒吧都坐滿客未覺人擠,疫下限座令枱位要指定相隔,鄰街沒相關的店子已關門,路展的鬼歌鬼舞不見,去年萬聖節桂蘭坊也曾到,反修例示威群眾在中環地鐡站一帶聚集,本來好端端在蘭桂坊細昧鬼情,但示威者被警察驅趕竄逃至蘭桂坊,並施放催放彈,刺眼攻喉無癮頭即時離場,巴士改路地鐡站落閘,要乘渡輪過維港才可返家。               

可能到得太早越夜才是高潮,刻意扮嘩鬼的人不多, 但有一個男士的打扮全街矚目,多人親近擦卡拍片,男士身裝虎頭蛇尾,祼露只穿一條短褲,肉身塗了血彩,是恐佈活行疆屍。也見有家長帶同穿了鬼裝的小孩在四處逛並拍片,為兒女打造不一樣有圖有片的童年回憶,網紅you-tuber 是科創起跑線。

政府防疫專家提議飲酒時要戴罩,喝時才扯下拉上,真是苦酒滿杯,我不是酒客也不認同,疫下客來酒當茶不用口罩了,酒吧內男女都高談歡笑,我站在門外臉掛罩也展露同樂的眼神。

今年蘭桂坊一帶一路都是素顏沒在街頭掛了大幡或飾物迎客,年前在此曾有窩心事,一位美女向小孩派糖,西方家庭小孩晚上會到隣居或街坊敲門求糖,我當塲用英語向美女說sweet-me!她有點愕然也甜笑給我一粒塘,在旁的成年人也衝前向美女伸手索甜。

離開蘭桂坊沒即時回家,到銅鑼灣打個白鴿轉,見到中央圖書館燈光璀璨尚未關門,打算入內打書釘,保安告知尚有五分鐘便打烊,看書一刻值千金,不等升降機到臨,乘扶手電梯上,見到中庭天花掛了新的長幡,原來第二屆圖書館節剛在前天結束,去年首屆圖書館節曾到臨,令年錯過好時光,疫下主菜活動多是綫上舉行過後可重溫,仍可感受到圖書館甜蜜蜜的書香。

沿中央圖書館行人天橋到巴士站,下望維多利亞公園尚未熄燈,但只得三數人,去年萬聖節有市民在場即慶,盛鬼裝擦卡。十二月除非新冠病毒泛出第四波,年度工展會如期在此地舉行,傲月同行年尾香尚有延期又取消再重啟是書展在會展舉辦,聖誔節歡樂氣氛不會淡然。

  07/1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