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29/08/2009星期六)

     

 

箭靶的政府部門

機電工程署去年十一月才給審計署揪出示眾,新總部所消耗的電能大大超標,不符合政府環保政策,昨天輪到申訴專員公署,狠狠批評該部門對升降機監管不力,措詞嚴厲,說部門「制度鬆散,執法不嚴」。

同日上枱還有房屋署,两個部門各派助理署長回應電台風煙節目主持人的質問,升降機事件是年前大埔富善邨升降機急速下墜,八條鋼纜斷了七條,申訴專員介入調查,議員當時也幫了機電署,說組內人手確不足,財委會同意由原本的17人加到24人,抽查升降機的數目由10:1到7:1,助理署長凌錦開在回應主持人的提問也很得體,且也強調以安全為先,雖然年中有萬宗升降機故障,但無傷亡事故。

近期公務員團體紛紛曝光上街遊行,爭取福利和加薪,高級公務員則不服氣被減薪,康民署康樂助理員工會呼籲會員在下星期9月1 日集體請假,抗拒要兼任檢控煙民的工作,申訴專員在此時勢發出這麼嚴厲指責,是否在為民申訴時,也做政治「秀」,幫政府一把。示顏色各部門公職人員醒定的。

由機電署的回應和申訴專員所指出部門的毛病,中文報紙大多整頁刋出,但香港英文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竟隻字不提此新聞,或覺此新聞沒值得刋登,或政府部門一向都如此糜爛,多一單已不算新聞,或不想落井下石,或不想附和申訴專員公署做「秀」。

近來沒有升降機事故在報章出現,証明機電署在加添人手後,效率已有所提升,今次申訴專員公署在短時間內再算帳,會否令人聯想到有政治隂謀,打壓唱反調的公務員。討回和爭取本身應得權益本無不妥,只是要知所退進。否則申訴專員公署和審計署會積極向各政府部「抄家」。

得到民建聯鄭耀棠的撐塲,不讚同高級公務員減薪,而高級公務員工會多人走到幕前,說話也夠「寸」,說工作是賣命,政府看下不看上,大細超。曾特首是中央任命在港的把手,但市民也不是「阿斗」,若非中央授權,鄭耀棠的談話,是前瞻到2017和2022的普選,公務員是票源的大群組。

我曾在機電署電力法例部門工作了年半,也參加過三天相關的執法認知課程,由律政署派來一位女律師講解,她說我們所執行的法律都是蒜皮小事,若無必要,還是不要上庭解決,就算我們羸了官司,也要花很多資源取證,這也是苦口婆心內行人語,也合乎在坐工程師的心意,要告上法庭,事前要做很多工作,女律師要求大家提出個案討論,告與不告都有難處,我隨即舉手發言﹕「既然告又死,不告又死,殺一儆百,自可減少燙手山芋」,當時在場也有升降機組工程師,今天公署指出四年過萬宗違例事故,竟無一宗受檢控,只發出過一次禁止升降機使用文件。

機電署最難自圓其說的其中一項﹕「亂發警告信,承判商收到10封信竟有一半錯發」,有關機電署電力法例部文件混亂的情況,在我的「機電署工作回憶錄」一書第227頁,網頁上載於2008年7月2日也道出其問題,下文是書中的摘錄﹕

「電力法例部雖是執法部門,但前線工作的文件控制和傳達都不完善,沒有嚴格的文件控制資料庫去發放已更新和收回已取消的文件,一般仍是靠口傳或在內聯網發放。由於寫字樓一般文件的處理工作,都是臨時職位的文員擔任,員工流動性大,在電腦中所存的舊版本文件,不知不覺又再使用。

我初到電力法例部時,所接觸的表格,分不出是否最新版本,接手用的電腦也有幾個不同版本,只能向上級查詢,只因沒有表格資料庫,不能知道其更新日期。可能電力法例部尚未參與ISO認證,表格不是受控文件,沒有把原稿真本保存,隨意任由更改,若有嚴重事故發生,這些表格可會變成法律上的爭坳文件。今次也是申訴專員公署主打的其中的一項。

 

網主 29/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