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的廢話

香港電台直播立法會例會,議員陶謹新質問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有關大角咀電力公司變電站電磁波對民居的影響,邱局長和陶議員的答問完了後,議員一句門面的多謝話也沒有,竟說局長狡滑。局長說香港變電站的電磁波安全依世界標準,且數據清楚,只是陶議員對變電站的裝置不了解,局長答完了他還在夢中。

另一位議員張文光,問升降機斷纜事件,說機電工程署監管不足,是否有人失職。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認為機電工程署處理事件無犯錯,大埔富善邨斷了的鋼纜已交給化驗所檢驗,報告會在十二月向公眾交代,事件中機電署己依足程序處理,張議員仍死咬著是否有人失職這句話,局長再詳細解說,他仍是那句話。

張議員的發問,顯露他的觸覺性低,其實另一位議員鄭家富在事件一開始,由頭跟到尾,他從未說過「相關部門監管不力,有人失職的詞句」。鄭議員並不是和機電工程署有親,若現場找到了實據,他已在傳媒前要誅政府官員九族了。

早在機電工程署副署長陳鴻祥先生在現場向傳媒總結事故時,其果斷和硬朗的語氣,是所見的政府官員少有的姿態,一句無需向公眾滙報,合情合理,全場嘩然,副署長則胸有成竹,鄭家富站在副署長的背後,也默然同意副署長的說話。

有胆色而敢說實話的官員只有前衛生福利司楊永強,2003年沙士後,在資源緊黜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調整醫療收費才可維持有質素的服務對抗疫症,「錢會從天上跌下來嗎! 會從樹上長出來嗎!」,時勢造英雄,英雄終飲恨於窩囊的議員下。

最近日本發現有一公仔杯麵內有殺蟲藥,原因是杯麵放在殺蟲藥傍,化學氣體透過發泡膠的杯子滲到麵內。升降機房內常存放化學品,罐子穿了,沒有防漏盆(Drip-tray),這些化學品會不會是鋼纜殺手,機電工程署ISO14001環保工作指引,化學品在存放時,罐子下必需有防漏盆(Drip-tray),房署的升降機房內的化學品有否正確處理。

在議事廰內,各高官只要在事前做足功課,對於要出位的議員,也要還以顏色。今年的議事廰,當是奇幻詭秘,政府認為最頭痛最難應付的是那位「出牆紅杏」前保安局長,她對政府高層內部運作,瞭如指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待以時機,蟄伏而起。

今屆議事廰內,希望不要學台灣的議會,先來口角,再肢體接觸至裙飛鞋擲,黃毓民飛蕉事件是小兒科,閩南土話的語言暴力,議會內此起彼落,香港的立法局,各有門派,互相排擠,若2012的普選有曙光,議事廰內是寸草必爭之地,各出其謀,鬥過你死我活。

這兒我提供一些有禮貌的回應詞句和兇語,給議員在詞窮時的下台堦,當官員回答完議員的提問,議員要說「謝謝局長」,若認為官員的回應不合心意,也不可用狡猾這詞,可說局長答得「滑頭」,「死雞撐飯蓋」,「不經大腦」,「答非所問」,「避重就輕」,「不知所謂」,「狗不搭八」,「胡說八道」「狗屁不通」等。

議員互揪,也不用文皺皺的,應拳拳到肉,駡到對方狗血淋頭,古語說「上士殺人用口鋒,中士殺人用筆鋒,下士殺人用劍鋒」, 男女議員可自撰下列的提句;「王八蛋」,「狗娘養的」,「操他奶奶的」,「他媽的」,「兔崽子」,「老虔婆」,「八婆」等,有性器官的粗話則說不得,但可用五十年代民間最流行的賭博「字花」的三十六古人的男女性器等併貼。上文所提的斯文詞句取自「學生詞典」,其它不雅的詞句則來自電視台的大電影。

網主 23/11/2008(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