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綱言(上載日11/11/2009星期三)

 

北京下雪 日本 俄羅斯政府聲言要用科學方法把下雪在當地消失
瑞士
加拿大
美國

背景歌曲是關正傑唱的“雪中情”,其中歌詞“與你情如白雪,永遠不染塵”,敬天惜物﹐“你”是大自然.

>> 連結更多下雪圖片

大地雪仇

        11月1日北京的一塲降雪,市民頓感措手不及,立冬尚有一星期,秋意未濃,樹葉仍翠綠,雖云天有不測之風雲,氣象局預測會有雪雨,但竟落了一塲大雪。今年北京少雨,天氣乾旱,水庫貯水量減,氣象局趁有烏雲在天,來一個人做「雪上加霜」,泡了一鑊雪。

        戰天鬥地是革命豪語,去年北京奧運開幕日,氣象局向天發射了數千枚消雲彈,阻止天要下雨,也是因果報應的現眼報,整年乾旱,當天的人做落雪,效果超乎意料之外,一夜間温度由16攝氏度下降到零下2度,陸空交通癱瘓,和大自然息息相關的動植物給凍到半死,要退皮脫殼落葉也來不及。北京市民知道是氣象局的傑作,大為憤怒,人造降雪,自把自為,為何事前不通知市民做防備工作。

        住在熱帶的人,對雪情有獨鍾,恨不得即時飛到北京,親親雪花飄落,原住地的居民,對下雪又愛又恨,適可而止才覺其浪漫,早前俄羅斯政府說,下雪做成經濟大災難,聲言要用科學方法調節氣候,只要雨,不要雪。

        香港不會落雪,有時寒冬山上有露水結冰,市民都跑到觀看,視冰如天降雪。我首次看下雪是上世紀82年在日本東京,真是一見傾情,更傾心者是日本少女,在白皚皚的雪地上,穿上長靴漫步,身上穿的是火辣超短迷你裙。

        温哥華的冬天偶然會下大雪,住在獨立屋的居民,在下雪前都在門口的行人道上灑下粗鹽,加速雪的溶化,也可避免雪後路面結成冰,走在冰上很易跣倒,大雪後趁其未凝固,要清出一條行人路,成了冰堆後,在太陽底下也要數天才可全部溶化,大街積雪有政府的雪鏟車把雪推到两傍,小街交通政府不理,市民要自己開雪路,私家車成了爬山車。車房若在屋後,晚上不會泊入內,而把車泊在路邊,早上家家開車前,都先開動引擎30分鐘,把飽受一夜風寒的機器暖化,它才能開動,整條街都沐在煙霧迷茫雪絮飄的境界中。

        除非不用上班,如古人「紅袖添香,雪夜閉門讀書」,否則下大雪是沒有閒情來把玩,農民在秋收冬藏後,吃臘八粥來一塲大雪,應景的瑞雪兆豐年將來臨。

 

作者﹕綱主 05/1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