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綱言(上載日17/11/2009星期二)

釘頭重型慳電胆 鎢絲燈是環保殺手 不是所有慳電胆都寫上不可用光暗掣調較
LED燈泡是明日能源之星
印度窮人無電用,租政府的太陽能燈,日間自己放在太陽下充電。
現時的釘頭膠燈咀內框沒有銅圈,不能吊負太重的慳電胆。

省油的燈不便宜

所有家庭的能源消耗是水,電,煤氣或石油氣,用火水爐煮食仍有人在,因火水較便宜,水不能向高流,要靠電泵送到每一家。

靠山食山,小時住的地方不近樹林,也是用柴燒飯,包租婆每盞燈每月收3元電費,天熱用電風扇每把也是3元,是一條財路。當時一位工人月薪才30元,那年代的冬天較今天嚴寒,仍沒有人用電暖爐,電力公司供應两個電錶,分為粗電(15安培)和幼電(5安培),每度電的價錢不相同,粗電裝置和按金昂貴,不是家家有粗電表,粗電表的插蘇用作熨衫,幼電表不能負載熨斗的電力,熨衫用燒炭的熨斗,炭是能源之星,野火會燒烤用炭,自我了斷時燒碳不會累街坊,是文明的安樂死。近期廣東缺雨要制水,地方政府可下令全民上街燒炭,烟火升空成了黑雲,用飛機把化學劑撒在雲端,老天爺也要寫服字。

山邊木屋區貧窮人家的孩子要讀書,也不可能學古人鑿牆從隔壁取光,只能用火水燈照明,祖先神位的長明燈是用油做燃料,地球雖大,所存的能源終有用罄的一天,過度的消耗是破壞了大自然的平衡,全球暖化和藍天不再。

早前政府推動的慳電胆政策給各界狠批,看來是和提高生果金查身家一樣會撤回,並非市民不支持環保,只是環保署欠缺視野,交出功課給局長孭鑊。資深傳媒人李純恩在專欄中,痛斥庸官擾民,家中決不改用慳電胆。

客廳大的住宅會用水晶吊燈,座地燈和壁燈都用烏絲燈胆配合室內情調,也沒有相關慳電胆的型號匹配,禁止用烏絲燈是小題大做。

小家庭多已改用光管照明,也是慳電裝置,100元慳電胆券得物無所用,增加電費等於強搶,用環保壓下,把光管改用慳電胆可減少排碳,改光管的費用每枝要上百元,更慳能源的LED燈胆已有出售,新產品價錢高,但普及化後價格必下跌,慳電胆券預定明年中派發,有效期年半,到時能否轉買LED或其它節能電器用品,政府不置可否,議員乘機給曾特首入棍,指其姻親是慳電胆代理商,擺明利益輪送。

裝置在樓底的烏絲燈一般是用釘頭燈座,一些超級市塲已沒出售釘頭的慳電胆,部份釘頭慳電胆較笨重,現時的釘頭燈座是膠做,傳統的釘頭燈座咀位鑲有銅環,膠邊脫落仍有銅圏套著燈泡而不會墮下傷人,更換螺絲頭燈座雖可一勞永逸,電工上門費要一百元,大部份慳電胆都不能用光暗掣調較,用開光管和烏絲燈的市民,還是一動不如一靜,家中節能還有其它方法。

機電工程署向市民推薦用可隨著太陽日照位置轉動的太陽能光伏板,能提高20%電能的產生,並用一匹冷氣機的電費推算,4平方呎光伏板年產576度電,以中華電力公司的電費價格是576元,這是視錢財如糞土和不食人間煙火的官腔,整套裝置要上萬元,年中維修費和保養費也未算在內,只有政府才可負擔得來。

作者﹕綱主 17/1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