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網(妄)言(上載日期05/06/2010星期六)

 
   
 
 
   
 
 

電影孔子說若你不能改變世界,就要改變自已,人人都應有夢,但不能活在夢中。

哥仔你要講20年前的今天或接著的
20年後,古詩"20年來塵僕面,如今
始得碧紗寵"(64日維園午間)
浮雕是烙印,文字最傷神
(64日維園午間)
來年請擺李鵬的六四日記上枱才算有民主(64日維園午間書檔)
是那個中央中間人告訴你
維園64燭光晚會
中國人毋忘的太多
64日午間的維園,全場焦點是女神像和手握的書寫上"Liberty, Democracy,Justice"
64日午間的維園,90後也來了
這個是妺妹女神像,姐姐女神
像在另一邊(64日午間的維園)


21年64的突破

昨晚的維園燭光悼64,人數破歷年記錄,64悼念由支聯會主辦,十多萬人在黑夜漫漫球場內,同一目標,沒有激情的磨拳擦掌,把憤怒化成哀傷,司徒華細說今年所受的打壓,字字鏗鏘,句句斷腸。今年多了80和90後,撒下了薪火相傳的種子。

今早香港電台播出了司徒華寫的香港家書,細數60年他對共產黨的看法,「惡貫滿盈,殺人無數」,堅持民主,一定勝利。這封信沒有在燭光晚會讀出,若然玩火,即場出發操到中聯辦,成了香港紅衫軍。

多年參加者的不離不棄,當認為中國能否走民主之路,香港是走出第一步的領頭羊,不能氣燥浮垮,急功求成,用革命的口號攪對抗是自毁基石,所以司徒華不認同社民連的公投運動,也証明香港的民主路線尚未定位,元老內心各自謀算。

昨晚看電視64新聞,竟多了一段突發,前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在日本衝入中國領事館,要求給逮捕回國受審,去年64當日他到澳門也有此要求,今年衝入中國領事館,是否擔心64的紀念會給人冷待和淡忘,自己赤膊上陣做頭條新聞。他曾多次申請簽證回國都被拒,他想回鄉探家人,寧坐監也要落葉歸根,明年64前不如偷渡回國,肯花錢屈蛇入境不難,掛個名改容和不談民主,返鄉下耕田,中央也會識做。

若要等64平反才可返國,支聯會幹事蔡耀昌樂觀估計要到2022年,他認為到時和64有關的官員都死光了,在任者身無屎當樂於平反,但64當權者如吃了千年人參和天價白松露,可能命長如彭祖到800歲。

要平反六四不是說「道歉」两個字便可算,由60年前立國開始單單計數,把今天所有共產黨員來填命也不能夠數,當權者不會冒這大險,羣眾也不俱說理和包容的素質,上海世博韓國館表演有免費票派,場館門開,數百人如參加怕執輸跑步賽,女的把高跟鞋脫掉,衝向韓國館,攞不到票把氣發到維持秩序的保安身上,當場揍他一頓。

李鵬出書寫64為自己喊冤,個人同意屠城他只是幫兇,趙紫陽在書中也為自己脫罪,他是反對用武力驅散學生,其權位不低,為何不組織力量發難阻止,他並非不知在黨內幹大事先要有實權在手。今天我尚記得,清場前數天入城的軍隊,記者問軍人是來自那一個部隊,他說來自天津,鄧小平也覺京城軍隊不可靠,終血染天安門廣場,鄧小平也自圓其說,不出兵會是文革再現,那時死人會更多。

學生本來就不好惹,中大學生會再發聲明,要校方道歉所謂政治中立是刻意阻撓女神像入校和打壓民主,聲討會中竟邀來舊校友作家梁文道,梁文道是唯一可以在國內有較大言論空間和知名道甚高的香港作家,若日後他沒受打壓,可証明中央對民主態度較前開明,大家等著瞧。

作者:網主05/0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