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的老鼠燒味,賣者說是田鼠,血淋淋的保證新鮮,且是就地取材。



國內人斬料加餸,多香港人两樣
選擇,老鼠和狗肉燒味
沒有橫枝的渠口,背後是食庫超級
市場,老鼠晚上才敲門光顧
貓也可入內的坑渠口,何況是坑渠老鼠,坑渠不是食環署所管,政府可能要成立一個老鼠辦部們
青衣一女人給老鼠咬腳後送院
老鼠走入總電掣櫃引致斷路爆火
中環咬傷女遊客的老鼠給打死,體型大如貓。
 

鼠輩橫行

早前中環有老鼠光天白日下咬傷路過遊客,接連再有數宗老鼠咬人事件,另一宗更令人嚇破胆者,一個商場的食角(food-court),有老鼠由天花跌落在一位女食客手上。十二生肖中老鼠佔一席,坑渠老鼠最討厭,田鼠乾50後出世的人都吃過,用來煲粥可醫小孩生癪。

生活用語有很多套用鼠句,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實驗室白老鼠給人較飛,老鼠跌落天秤自讚,胆小如鼠,鼠竊狗偷。老鼠生殖力強和機警,要消滅它沒有可能,有人的地方必有老鼠,老鼠牙增長快,要不停咬東西,以消耗去避免牙齒過度生長爆出口外,老鼠不會揀飲擇食,無須為貪口爽咬人。

捉老鼠的方法只是幾度板斧,養貓可治鼠人人知,但貓只食魚,50年代沒有罐頭貓糧,街市最平的魚是”狗棍”,沒有雪櫃,貓本性高竇和嘴尖,要天天買魚混入白飯餵飼,包租婆未必養貓,房客要趕鼠,只能用老鼠膠,老鼠夾,老鼠籠,或毒鼠藥。老鼠籠若捉過了老鼠,要徹底把籠內的老鼠味清除,否則下隻鼠不會吃籠內任何美食,用老鼠夾幾可把鼠頭斬掉,血液橫飛,恐怖血腥。食環署用毒鼠藥殺鼠,老鼠吃了藥要走出來揾水飲,見光即死。用超聲波儀器驅鼠較企理,超聲波在室內近距離會令人產生頭痛,只有廠房和超級市場才用。

小食肆最吸引老鼠,廚餘放在垃极桶,樓上的低層住戶也會遭鼠偷襲,以為在窗上加了鐡網,老鼠便不能進入,馬桶是老鼠的秘密通道,入去你家偷食只有神知鬼覺。

老鼠咬人是小新聞,但傳染鼠疫是超大新聞,香港五十年代曾發生鼠疫,要洗太平地,家家戶戶要做大清潔和捕鼠。目前捉到的老鼠要通知食環署,小時見鄰居把困在籠內的活老鼠用滾水照頭淋殺掉,鼠骸則丟到垃垃桶內。若交由小孩處理則用火燒,坑渠老鼠在香港無人敢食,國內仍有明賣的坑渠老鼠燒味,是所有禽獸類中最平價和可口食品。古人說一鼠抵三雞,我娘用尚末開眼的老鼠仔浸酒給街坊病治。

老鼠什麼都咬,電綫也不會放過,一些火警也是由老鼠咬電綫引起,老鼠是導電體,也會觸電受灼。回憶一件電燒老鼠事件,醫院管理局大樓新建成待入伙,其中一個總電制櫃已由電力公司供應電力,由於沒有把用作引入電綫的開孔口封好,老鼠走入制櫃內,觸及两條不同相位的電巴,初時不會引起斷路跳制,其後才透出濃煙和有燒焦肉味,由於未正式交給我們保養,隔岸觀火等閒視之。

其後建築署在九龍醫院的舊電制房加一座新電制櫃,電力公司接上電力後離開,我阻止工程師把電制開上,我只是機電署一位電器督察,而對方是調任在建築署的機電工程署工程師,職級高我千千層,並非我不知天高地厚,前車之鑑新制櫃尚有入電綫的孔口未封好,制櫃下一樓層是地牢和有大坑渠,是老鼠天地,新制櫃出事本與我無關,但它和舊制櫃連接,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我是醫院內電力安全主要責任人,風險評估要唱高調,我用堅強口語告訴這位工程師,若他把新制櫃開上電源,待他離開後,我會即時把總制關上,在我所寫的書”我在機電工程工作”有詳盡描述,在此不贅,事件也算和老鼠有關。

 

網主15/07/2010